科普之窗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首页 > 科普之窗 >
2020年空间站宇航员仅3人,太空生活将变得孤独寂寞
来源:科普中国网  |  发布时间:2019-11-25  |  浏览量:322

    据国外媒体报道,近期国际空间站十年以来首次6个月仅有3名入驻宇航员,2020年空间站将减少太空试验,宇航员必须面对太空孤独感。

  目前国际空间站还有6名宇航员,他们距离地面408公里,但是很快宇航员的生活将变得枯燥单调,运送宇航员进入太空的新型宇宙飞船再度延迟,意味着2020年入驻空间站的宇航员仅有3人,他们也是未来6个月空间站的唯一居住者。

  这是空间站自2009年以来首次只有3名永久居住者,2009年,空间站进行了扩建,可以同时容纳6名居住者,在过去十年里,空间站一直有6名宇航员进行太空维护和科学试验,如果“太空劳动力”突然减半会发生什么变化吗?

  2020年,3位宇航员将乘坐俄罗斯“联盟号”飞船抵达国际空间站,分别是:美国宇航员克里斯·卡西迪(Chris Cassidy)、俄罗斯宇航员尼古拉·蒂霍诺夫(Nikolai Tikhonov)和安德烈·巴布金(Andrei Babkin),自2011年美国航天飞机退役之后,所有前往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都是由“联盟号”飞船运送,每次搭载3人。“联盟号”飞船每次入空间站时就像一艘救生艇,将空间站工作时间最长的宇航员带回家,通常几个星期之后会有3名新宇航员抵达国际空间站,除了宇航员短暂时间交替之外,任何时候都有6名宇航员在国际空间站。

  这种太空工作状况已持续了近十年时间,但是到2020年美国宇航局决定不再购买“联盟号”座位,而是依靠与SpaceX和波音公司签订的合同进行宇航员运送,然而商业太空飞船计划多次推迟,波音公司设计的降落伞也出现了故障,SpaceX公司的“龙”飞船在测试中发生爆炸。

  2010年,当美国宇航局准备停止航天飞机项目,对商业公司出资5000万美元用于设计太空运输飞船,由于商业太空飞船需要通过严格的安全测试,一直不能确定何时能够准备就绪,在此期间一直由“联盟号”负责运送美国宇航员。目前,美国宇航局决定2020年将不再支付“联盟号”飞船费用,准备采用商业太空飞船运送宇航员。

  多年以来,空间站的探索性科学试验获得了一些重大发现,如果人类想进一步探索太空,这些发现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之前科学家曾揭示微重力对人体的影响,以及宇宙射线的来源。但如果宇航员需要对空间站进行日常维护,由于空间站宇航员越来越少,进行其他太空活动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欧洲航天局宇航员中心太空训练小组组长鲁迪格说:“我们可以在地面进行大量远程指挥试验,我们可以优先选择,管理试验的太空机构必须选择将宇航员的有限时间投入到具体项目中,并在需要更多人为干预的试验中按下暂停键。”

  但是一些试验可能在没有人类干预的情况下进行,咨询公司Astralytical创始人劳拉曾在空间站国家实验室工作,她说:“一些试验的成功完成可能受益于较少的参与者,因为参加试验人数少,彼此会达到一种默契,即使空间站仅有3名宇航员,他们之间也可能达到工作默契配合,一些试验在安静的环境下可以单人顺利完成。”

  空间站宇航员数量较少意味着分配更多的资源,国际空间站分为美国舱和俄罗斯舱两个部分,通常俄罗斯宇航员单独进行科学试验,而来自美国、欧洲、日本和加拿大的宇航员则在美国舱操作,如果宇航员数量较少,他们必须紧密团结协作。如果仅有1名美国宇航员,就需要两名俄罗斯宇航员接受培训,懂得如何操作美国舱的仪器设备,例如:美国舱和俄罗斯舱的宇航员都穿着各自的宇航服,进行着不同的操作,但在宇航员数量较少的情况下,他们都需接受训练,懂得如何操作所有的仪器设备,应对可能发生的所有情况。

  塞纳说:“事实上从俄罗斯舱气闸进入美国舱并不容易,需要对宇航员进行专门培训,确保他们应对所有突发事件。”

  虽然部分试验可以独立完成,但是参与试验的宇航员却并不这样认为,空间站进行的科学试验仅是宇航员工作的一部分,他们还需要自己的生活空间和休息时间,像在地球上的工作日一样,他们会在晚上和周末休息,这样一些试验可能需要多位宇航员共同完成。目前,宇航员克里斯·卡西迪(Chris Cassidy)、尼古拉·蒂霍诺夫(Nikolai Tikhonov)和安德烈·巴布金(Andrei Babkin)在2020年春季之前不会看到其他人,直到他们的任务在2020年底结束。

  2020年可能是空间站最后一个“安静年”,2019年,美国宇航局宣称,如果太空游客愿意支付2.75万英镑的费用,2020年将有望实现太空旅行抵达空间站,这并不是首次非专业宇航员抵达空间站,之前有未接受专业航天机构训练的7人曾成功抵达空间站。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是“固定负载”,无论是否具有专业技能,他们都会被分配任务,并尽其所能完成工作。

  但在此之前,3位宇航员将必须忍受孤独带来的精神压力,研究发现除了适应太空新环境所造成的心理影响之外,宇航员还经常与焦虑和抑郁做斗争。尽管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一直处于忙碌之中,进行科学试验和空间站日常维护等工作,但他们会安排时间进行社交活动,每天至少有一次进餐时间与家人和亲友们交流联系。

  迈克尔·洛佩斯·阿雷格里亚(Michael Lopez-Alegria)是迄今国际空间站值守最长时间的美国宇航员,2006年他登陆空间站时的入驻宇航员很少,仅有两名宇航员与他在一起,在执行任务期间他试着用各种办法不让自己感到孤独寂寞。

  他说:“我喜欢小规模团队,因为我们更容易团结在一起,当更多的宇航员加入时,会有地域文化差异,当空间站有一位俄罗斯宇航员,另一位要么是德国宇航员,要么就是美国宇航员,我们很容易沟通,在一起团结具有凝聚力。”

  阿雷格里亚发现在空间站凝视地球,能让自己感觉离家更近,2010年,国际空间站增加了一个观测舱,为宇航员的心理健康提供了一个更大的窗口,他说:“每当我在观测舱凝视地球时,我希望自己能够返回地球。”(叶倾城)


Copyright 2004-2011 www.hsskx.gov.cn 黄山市科学技术协会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黄山市屯溪区黄山东路248号10楼  邮政编码:245000  电话:0559-2356725
皖ICP备17004988号  技术支持:畅新网络科技  访问量:5334436人